专业分类

位置:首页 > 刑法刑事 > 当前

购买甲基苯丙胺共约20多克,会判多久?

发布时间:2023/1/20阅读量:来源于:  http://www.law3.org/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辽刑终254号



    原公诉机关辽宁省抚顺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燕飞,绰号“老虎”,男,汉族,1981年10月14日出生于辽宁省抚顺市,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抚顺市东洲区,住所地抚顺市东洲区。2016年6月1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6日因病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后因其脱逃,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中止审理,并对公安机关下达逮捕决定书。同年8月4日因吸毒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5日。同年8月16日因再犯新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辽宁省清原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世文,辽宁久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抚顺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燕飞犯贩卖毒品罪一案,于2018年7月4日作出(2017)辽04刑初6-2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王燕飞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
    (一)被告人王燕飞为牟取非法利益,于2016年2月至6月间从已判决同案犯金某处多次购买甲基苯丙胺共约20克,并多次向已判决同案犯王兴勇贩卖甲基苯丙胺约2.8克。公安人员于2016年6月10日将王燕飞抓获,并从其住处查获可疑白色晶体1袋,经鉴定:白色晶体重3.1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二)被告人王燕飞被抓获后,因病被抚顺市公安局新抚分局监视居住。王燕飞为牟取非法利益,于2017年1月至7月间从他人处购买甲基苯丙胺,并多次向吸毒人员丁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约7克,多次向吸毒人员王某1贩卖甲基苯丙胺约21克,通过武某(另案处理)两次向吸毒人员屈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约1.6克,通过武某向吸毒人员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约2克。公安人员于2017年8月3日将王燕飞抓获,当场查获可疑白色晶体2袋。经检验:白色晶体重0.61克、0.7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原审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对本案涉案证据进行了庭审质证,并根据被告人王燕飞的具体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王燕飞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三万元。
    上诉人王燕飞的上诉理由是:原审认定我的贩卖数量高于实际贩卖数量,我有立功情节,原判量刑重。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原审认定王燕飞2016年贩卖冰毒20克的数量计算有误,认定2017年贩卖冰毒的事实不清,王燕飞有立功情节,应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上诉人王燕飞于2016年2月至6月间,从金某(另案处理,已判刑)处多次购买甲基苯丙胺共20克,并多次向王某(另案处理,已判刑)贩卖共2.8克。2016年6月10日,王燕飞被公安机关抓获,并从其住处查获白色晶体1袋,经鉴定确认,白色晶体重3.1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上述事实清楚,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案件来源、受理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侦破报告、抓获经过等材料,证实了案件来源及王燕飞被抓获的情况。
    2.搜查证、搜查笔录及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人员抓获王燕飞后,依法搜查了其位于抚顺市东洲区的住处,在客厅茶几上发现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1袋,公安人员将上述物品拍照附卷并依法扣押。
    3.辽宁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辽)公(刑技)鉴(理化)字[2016]165号检验报告证实,在王燕飞住处搜出的白色晶体1袋,净重3.1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4.同案犯金某供述:我和王燕飞很早就认识了,我俩儿家住的很近,我向他卖过五次冰毒。2016年2月初,王燕飞给我打电话要5克毒品,我按每克200元的价格卖给他,他给了我700元,后又给了300元。之后王燕飞从我手里买过四次冰毒,一次5克,卖他1000元,一次3克,卖他600元,一次5克,卖他1000元,还有一次他向我借了3克冰毒,之后还给我了。王燕飞的电话是186××******。
    5.同案犯王某2供述:我在王燕飞那买过约三次毒品。第一次是在2月中旬,我开马自达轿车到王燕飞家楼下,花300元买了1克毒品。第二次也买了1克,250元,当时我没带够钱,王燕飞先把冰毒给我了,后我等我媳妇下班后把钱给他送了过去。最后一次是花500元买了2克。
    6.上诉人王燕飞供述:我和金某认识很多年了,知道他能弄到冰毒,就从他那买。2016年2月的一天,我给金某打电话,他让我去他家吸食冰毒。我到金某家后,他拿出一小袋冰毒和我吸食,然后我在他那买了5克冰毒,每克200元,当时我给了他700元,过了一两天,把欠的300块钱给他了。过了十多天,我又到金某家买了5克冰毒,这次是190元一克,我凑整给了他900元,然后拿着冰毒回家,其中被我分出来7分,当做1克卖给了王某2。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给金某打电话,到他家买了5克冰毒,那段时间我缺钱,就没给他钱,还向金某借了5000元。过了约一个月,我把自己车抵押借了1万元,到金某家买了5克冰毒,算上欠他的钱和毒资一共给了他7000元。金某的电话是158××******,我的电话是186××******。
    2016年年初,我通过一个叫“学友”的朋友认识了王某2,后他知道我吸毒,就让我买时帮他带。同年2月初,王某2给我打电话,要买1克冰毒,我让他到我家楼下取。之后王某2开一辆马自达轿车,来到我住的楼下,我把用小密封袋包装的约0.7克冰毒给他,他给了我300元钱。在3月或4月的一天,王某2又给我打电话买冰毒,我让他到我家楼下取,后他开车过来,我在楼下给了他用小密封袋包装的约0.7克冰毒,他给了我250元。6月9日晚,王某2给我打电话要买2克冰毒,我俩约好到我家楼下交易,后他开车过来,我在楼下给了他2包用小密封袋包装的冰毒,每包约0.7克,他给了我500元。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王燕飞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金某;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王某2。
    (二)上诉人王燕飞被抓获后,因病被监视居住。2017年1月至7月间,王燕飞从他人处购买甲基苯丙胺后,多次向吸毒人员贩卖,其中卖给丁某(7克),卖给王某1(21克),通过武某(另案处理,已判刑)卖给屈某1.6克,卖给于某2克。同年8月3日,公安人员将王燕飞抓获,并当场查获白色晶体4袋,其中2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分别净重0.61克和0.7克。
上述事实清楚,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案件来源、受理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等材料,证实了案件来源及王燕飞被抓获的情况。
    2.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证实,公安人员抓获王燕飞后,当场查获疑似冰毒的白色晶体4袋,分别称重,并拍照附卷。
鉴定委托书、抚顺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抚)公(刑)鉴(化验)字[2017]063号检验报告证实,在王燕飞处搜出白色晶体4袋,分别重16.99克、15.75克、0.61克、0.7克,其中0.61克白色晶体和0.7克白色晶体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3.公安机关调取的通话记录证实,王燕飞的手机186××××****,在2017年3月23日至2017年8月3日间,与王某1手机132××××****通话频繁;在2017年2月2日至2017年8月2日间,与丁某手机155××××****通话频繁。
武某的手机138××××****,在2017年6月21日至2017年8月3日间,与王燕飞手机186××××****短信发送、通话频繁;在2017年2月2日至        2017年2月13日间,与于某手机158××××****短信发送、通话频繁;在2017年4月13日至2017年8月5日间,与于某手机158××××****短信发送、通话频繁。
    4.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和办案说明证实,王燕飞到案后供述了其从犯罪嫌疑人刘某处购买过毒品,并积极配合侦查人员给刘某打电话,后侦查人员在王燕飞协助下,在抚顺市中心医院门前的刘某车某将犯罪嫌疑人赵某抓获,并于2017年8月4日2时许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
公安机关调取的通话记录证实,王燕飞手机186××××****与刘某手机171××××4868,在2017年8月4日0时30分至1时20分间通话七次,其中王燕飞主叫4次。
    5.证人丁某证实:我从2017年初开始吸食冰毒,从一个叫“老虎”(王燕飞)的人手里买过十多次冰毒,每次买一小袋,有7分到8分。我都是去小区附近找“老虎”的车,他在车里给我冰毒,我用微信给他转款。我手机里所有给“老虎”的转账记录都是买冰毒的,每次转300元、400元、600元不等。我最近一次从“老虎”处买冰毒是在2017年7月28日19时许,当时我和朋友“龙龙”在一起,想吸冰毒,我就给“老虎”打电话买冰毒,“老虎”让我去小区找他。我到小区门口给他打电话,他自己过来,在小区里递给我一小袋冰毒,我用微信给他转了400元钱。我拿冰毒回家后,和“龙龙”一起吸食了。“老虎”的微信名叫“奔跑吧兄弟”,我给他备注叫“老虎”,他的电话是186××******,他开银灰色的奥迪A4轿车,我还看他开过一次褐色轿车。我的微信名叫“西北风撞南墙”。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丁某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王燕飞就是其所称的叫“老虎”的人。
公安机关调取的丁某手机中微信支付截图证实,其于2016年11月12日至2017年7月28日,向“老虎”转账19次,每次299元至700元不等,共计8799元。
    6.证人王某1证实:之前有吸毒人员介绍说“老虎”(王燕飞)是放货的,我就加了他微信,后从他那买过近十次冰毒,共买了约30小袋,每袋有7分到8分,其中有几次是我帮朋友吴某、姜某买的。一般都是我用微信联系“老虎”,问他有没有货,到哪取货,他用微信告诉我地址,多次让我到将军附近的一个冷面店当面交易,也让我去过他的住处取货,我通过微信转账和现金跟他交易。其中,我通过微信转账从“老虎”处买过四次冰毒,第一次是在2017年3月22日,吴某让我帮他买2袋冰毒,给我转了650元,我花600元从“老虎”那买了2袋冰毒,当面给了吴某,剩下的50元用作打车费了。第二次是在2017年3月29日,吴某要买20袋冰毒,我问“老虎”买20袋多少钱,他说220元一袋,后吴某给我转了4400元,“老虎”让我给他转4300元,我拿到冰毒后交给了吴某。第三次是2017年5月17日,姜某让我帮他买一袋冰毒,我花了300元,帮他从“老虎”处买了一袋冰毒。第四次是在2017年5月29日,我花300元钱,又帮姜某从“老虎”处买了一袋冰毒。这些交易,我的微信里都有转账记录。“老虎”的微信名叫“奔跑吧兄弟”,手机号是186××××****。我的微信名叫“爱在月光下完美”,手机号是132××××****,我的微信绑定了尾号为8976的农行卡和尾号为6479的工商行卡。吴某的微信名叫“A-一男人就是累”,手机号是181××××****和132××××****。姜某的微信名叫“大白兔奶糖”,手机号是130××××****。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王某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王燕飞。
    公安机关调取的王某手机中微信支付截图证实,“A-一男人就是累”于2017年3月22日、2017年3月29日分别向其转账650元、4400元;“A0000000-WSKS”(昵称大白兔奶糖)于2017年5月17日、2017年5月29日、2017年8月5日分别向其转账300元、300元、450元;其于2017年3月22日、2017年3月29日、2017年5月17日、2017年5月29日分别向“奔跑吧兄弟”转款600元、4300元、300元、300元。
    7.证人屈某证实:我通过朋友周元认识的武某,从她手里买过冰毒。大约在2017年7月6日,我给武某打电话买冰毒,约定在河东的小区附近的桥上交易。当时是一个男的开车拉武某过来找我,我给了武某400元钱,她给了我一袋冰毒,约有8分。同年7月26日,我给武某打电话买冰毒,武某让我到小区正门等他。我就骑自己的“小凉快”来到金水岸小区,我给武某打电话,她让我等一会儿。过了几分钟,和武某一起的那个男的开了一辆白色轿车过来,给了我一袋冰毒,我告诉他我用微信给武某转账,他就走了。后我用微信给武某转了400元钱,这次买了约8分冰毒。武某的微信名是“坐在坟头勾引鬼”,电话是138×××****。我的微信名是“无语”,电话是158××******。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屈某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女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武某;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王燕飞就是和武某一起与其交易的男子。
    公安机关调取的屈某手机中微信转账截图证实,其于2017年7月26日两次转账给“奔跑吧兄弟”,每次400元。同日收到“奔跑吧兄弟”转账500元。
    8.证人于某证实:我从武某手里买过冰毒。2017年6月中旬,我俩用微信约好在小区的正门见面。我打车到小区后。看见武某的奥迪车停在路边,我上车后,武某拉我去找她男朋友王燕飞,她说毒品在王燕飞身上。后我俩在青年路附近找到王燕飞,当时王燕飞也开了一辆车。武某去王燕飞车上取了3小袋冰毒给我,她说每袋里是1克,每克400元,便宜我100元,我给了她1100元。后武某开车送我到天湖大桥,我自己打车回家。武某的电话是1384131666,微信名是“坐在坟头勾引鬼”。我的电话是158××******,微信名是“必须嘚瑟一会”。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于某两次分别从十张不同女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武某。
    9.同案犯武某供述:我通过贩毒人员周元认识的屈某,向他卖过几次冰毒,其中有两次是帮王燕飞卖的。大约在2017年6月27日,屈某给我打电话买冰毒,我俩定在小区交易,但他没找到地方,之后我和王燕飞与他在万科楼盘附近见面。当时我是开着黑色奥迪轿车,拉着王燕飞过去的,见面后王燕飞给了屈某一袋冰毒,屈某往我车里扔了400元钱,王燕飞收起钱我们就走了。冰毒是王燕飞的,约有8分,他是从“老六”(刘某)处买的。2017年7月26日,我和屈某约在金水岸小区正门交易冰毒,王燕飞去送的。屈某花了400元买了8分冰毒,他用微信给我转的钱,我收钱后转给了王燕飞。
    我通过孟祥森的手下“大宝”认识的于某,向他卖过两次冰毒。2017年6月,于某找我要买3克冰毒,给了我1100元,我开车带他找王燕飞取冰毒。我们在青年路附近找到王燕飞,我从他那拿了2克冰毒交给于某,并退给于某350元,后我把那750元给了王燕飞。
    10.上诉人王燕飞供述:2016年年底,我和同案犯都被公安机关抓获了,后我因患病被监视居住,之前我买冰毒的上线断了,我就从刘某手里买毒品。我通过刘某认识了武某,和她一起生活,我俩在我住的顺城区一起吸食过四五次冰毒。2017年7月31日,我在抚顺市雷锋体育场附近花350元从刘忠宝处买了一小袋冰毒,约有6分到7分。同年8月2日在将军豪门盛宴饭店附近花700元从刘某处买了两小袋冰毒。同年8月3日,我被抓了,公安人员从我开的灰色奥迪A4轿车某搜出的毒品都是我的,有两袋是冰毒,另两袋是辅料,冰毒是从刘某处买的。我的电话号码是186××******、186××××****、138××××****,微信名是“奔跑吧兄弟”、“就爱溜达”、“带你去看海”。我的外号叫“老虎”。
    上述事实、证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本院审理过程中未发生变化,本院依法均予确认。同时,上诉人王燕飞及其辩护人在本院审理过程中未提出新的证据。
    关于上诉人王燕飞所提“原审认定的贩卖数量高于其实际贩卖数量”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认定王燕飞2016年贩卖数量计算有误”的辩护意见,经查,认定王燕飞贩卖毒品的数量,是根据其本人及上下家供述的贩毒数量,按照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就低认定的,故此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王燕飞辩护人所提“认定王燕飞2017年贩卖冰毒事实不清”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丁某、王某1分别证实二人从王燕飞处购买毒品,并有微信转账记录及二人对王燕飞的辨认笔录在卷证实;证人于某、屈某亦分别证实二人通过武某从王燕飞处购买毒品,与武某供述一致,并有相关辨认笔录在卷证实,故对此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燕飞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以贩卖为目的,非法购买甲基苯丙胺,并向他人非法销售,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上诉人王燕飞在监视居住期间,再犯新罪,且到案后不能如实供述相关犯罪事实,应依法酌定从重处罚。但鉴于王燕飞到案后,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其他罪犯,有立功情节,应当依法对其减轻处罚。故上诉人王燕飞所提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不当,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辽04刑初6-2号刑事判决书中对上诉人王燕飞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辽04刑初6-2号刑事判决书中对上诉人王燕飞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燕飞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16日起至2031年8月9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庆浩

审  判  员  段 炼
审  判  员  齐云飞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代)  王司晨


长沙律师为您提供刑法刑事律师电话微信,提供免费在线咨询。

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无法查证出处,我们只做学习使用,如不同意收录请联系网站马上删除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33-0731-5507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座机

0731-82219949

二维码
线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33-0731-5507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座机

0731-82219949

二维码
线
/body>